月下书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风流悟 坐花散人

古典小说 已完结 转载 9万字数 1574阅读

世人有何下贱?无钱便是下贱之因。有何尊贵?有钱便是尊贵之实。下贱之人,有了钱,便改头换面,自然尊贵起来;尊贵之人,无了钱,便伸手缩脚,自然下贱起来。所以说:"富贵不奢华,而奢华自至;贫穷不下贱,而下贱自生。"

其他类似图书

风月梦

荡费若干白镪青趺,博得许多虚情假爱。回思风月如梦,因而戏撰成书,名曰《风月梦》。或可警愚醒世,以冀稍赎前愆,并留成余后人,勿蹈覆辙。间有观是书而问余曰:"此书分明是真,何以曰梦?"余笑而答曰:"梦即是真,真即是梦。曰具即具,曰梦即梦。呵呵哈哈!" 时在道光戊中冬至后一日,书于红梅馆之南窗

古典小说 邗上蒙人

名士风流

波伏瓦以自己所处的写作、政治生活圈为蓝本,描写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知识分子追求与幻灭、希望与失望、沉沦与奋起的命运,刻画出个性鲜明的知识分子形象,有历经磨难而坚守生活信念的作家,有鄙视功名而始终不甘寂寞的精神分析学家,有锐意进取而终于落拓的活动家…… 这部小说有纪实的影子,比如罗贝尔可以对应为法国著名作家、哲学家萨特,刘易斯可以对应为作者的美国情人、作家阿尔戈伦,小说开篇献词即点明小说是献给这位美国情人的。当时欧洲文化圈中的活跃分子也许都可从中有所比照。但是,作者还是运用小说写作技巧,不断变化人称,变化叙述者的口吻,变化时间、空间,将全文十二章以交缠的形式展开,既有爱情线索的延续,比如亨利与波尔从热恋到歇斯底里到相互怨恨的关系,罗贝尔与安娜持久、平静的终身伴侣关系,刘易斯与安娜一见钟情、无法厮守的爱情,又有对战争、对道德审判、对知识分子使命的反映、思考,比如樊尚对战时投敌分子的暗杀行动,亨利与罗贝尔关于是否在《希望报》上披露现实弊端的争论。

国外小说 西蒙·波娃

风中之路

一位魅力依然不减的母亲宫子与三位成年女儿的情感经历。宫子因丈夫有外遇泯灭了情焰,心存死灰;大女儿惠子出嫁之后,跟母亲一样被传统的婚姻与家庭束缚;二女儿直子在两个男人的爱情小巷中彷徨不定;稚气的三女儿千加子为寻找自己的偶像而狂热……故事明快流畅,深刻本反映了日女性的情感失落与现实的悲哀。

国外小说 川端康成

风月鉴

书叙南京雨花台附近住有一户人家,户主常兴,乃明初大将军常遇春之后,因此世代袭荫,家道殷富。其父为山东道台,自己娶了郑氏女。虽然夫妇俩乐善好施,但是常兴年至六十,却没有子嗣,夫妻俩因此心中特别难受,多方求子也无得。一天两人到西湖天竺寺求子,遇一和尚死,恻隐之心又大动而葬之。这和尚本为异人,死前告诉他们的心愿能够得偿。回家后不久,郑氏果然怀孕,足月而生下一子。因视子为宝贵,怕其夭折,所以为儿子取了个女孩名--嫣娘。而且把他当作女孩般的养。 嫣娘幼时就非常聪颖,凡所识读皆可过目不忘,但性格怪异,尤喜女孩。他见老妈子就哭,见女孩子就异常高兴。常兴因是晚年得子自然宠爱异常,特地买了四个美丽的丫环:?画姐、娟姐、关关、窈窈伴他。嫣娘得此四女,于读书时都有温柔之趣,故智力就异常聪慧。十一岁时,搬入花园中住。一日,梦见自己被引入一仙山,见此处有无数的奇花异草,到一处,有数美人,嫣娘与她们相谈,极为快乐。浑忘一切。醒来,就一心要去访求美人,但又不敢向父亲提出,怕父亲责怪自己。自此以后,心中常常闷闷不乐。?画姐等四人就故意设宴使用刁钻乖巧的手法,使嫣娘在快乐之中吐出真情。四人于是百般劝慰他。嫣娘看见有此四绮年玉貌又善解人意的美女在眼前,也就暂时将心中的愤闷消释了一些。不久到了府考,常兴带嫣娘赴试,考场中嫣娘自然是游刃有余。试毕,嫣娘得以独自游秦淮河,见河上画舫飘荡,时有笑语清乐传至耳中。感叹此地实不愧为六朝金粉之所在。至夫子庙巧遇宜人。是年宜人年方十二,但生得比花花解语,比玉玉生香,并且聪明多艺善解人情。因故被卖为妓,年幼,尚未开始接客。嫣娘与宜人互生倾慕,并打算将宜人赎出火海,保全身子。 府考后接着是院考,嫣娘俩考皆在头十名中。院考完后,常兴因挂念家中就立即逼嫣娘回家,嫣娘想与宜人告别都不得。回到家后,因思念担心宜人,心中更是闷闷不乐。一日,出外闲玩,在静因寺旁的村庄遇上引香、拾香两姐妹。天生情种的他一见到这对美丽绝伦的姐妹,尤其是她们的天然风韵当然不能自禁,因故交接,得与二女共同赏桂,心中喜不自胜。由于时间已暮,不得不辞而归,归后心中念念不忘,时时与四美婢谈起。第二年秋闱,嫣娘又往应试,急急乎去寻宜人,方得解一年的相思之苦。宜人也是日夜盼见嫣娘。因宜人之故,又得以与她的拜妹阿粲相见。 归时行至三山街,又遇见一个十四岁的美丽丫环,嫣娘睹之顿时为她目眩,但只能用眼光追逐,未及交谈,此女就入了一府中,打听之后知其为府中丫环娉婷,心中羡之,并因而思念不已,百思欲得一见。秋闱罢。嫣娘又高中解元。不久,嫣娘的父亲常兴病故,他办完了丧事后没有了约束。因思念娉婷,就更名为王贵,改妆为小厮进入娉婷所在府中,从而结识娉婷。两人日久生情,但碍于府中,相见虽有时机却多有不便,因而就合计将娉婷弄出府中。一日,他利用娉婷之失而设计让主人将聘婷卖出,然后自己将她购入家中,遂得以朝夕相处,大慰其心。恰好这时节引香、拾香家中失火,无处可居而租赁嫣娘家多余房屋居住,后两女巧遇嫣娘的母亲郑氏,因她们的伶俐聪慧,而得郑氏的喜爱,认作义女,并将她们接入花园中,与嫣娘等住在一处。嫣娘又能得昔日心仪的女子作伴,自然喜不自禁。 这时宜人的年龄已大,且因其长得天姿美丽,早为许多客人垂涎,鸨母自然不愿将这棵摇钱树放弃,因此经常逼她接客,而在院中宜人也不时遭到嫖客的骚扰。为求脱身,宜人求嫣娘相救。嫣娘同鸨母商量,鸨母以宜人和阿粲尚未开苞等为由索要巨资,嫣娘承担了,从而将二女赎出,引入家中。自此花园中就有娉婷、宜人、拾香、引香、阿粲及四美婢等众美女和嫣娘,每日相聚吟咏。众姐妹与他叙起年龄,嫣娘为老五,被称为五娘。 嫣娘的年龄渐渐大了,虽然还在众女中生活,毕竟是该娶亲了。因此郑氏就为其聘娶了富春小姐,而富春恰恰是娉婷昔日的主人。从娉婷那里,嫣娘得知这一情况并知道富春小姐相貌美丽,性格娴淑。洞房日,夫妻俩说不尽的温柔缠绵。只是到此时,富春才知道嫣娘是向日家中的小厮王贵,并明白娉婷出府完全是他们之间的有意而做的。自是富春虽为主母,但待诸女亲如姐妹。 娶亲后不久,引香、拾香家已修复,父母接她们回家。但她们不仅难舍众姐妹,而且长期与嫣娘无间相处,已难以别离,姐妹俩人都深爱嫣娘,而嫣娘虽已有众女,却也对二女心生情愫,今二人不得不归,特别难以割舍。因此分别之日,一方是恋恋不舍,另一方是恨恨不已,以为此一相别,虽尚有见面之时却再也难有前此的幸福时光,而且男女有别,自是更多怨恨。富春知道嫣娘难舍诸女,任一女子的离开都不啻剜掉他的心头之肉,为使众人能长期相聚,她就禀明婆婆,将宜人、阿粲、娉婷、?画姐、娟姐、关关、窈窈、雁奴等都收到房中,后来又收了幺凤,妻妾共十人。嫣娘从此与诸妻妾整日描眉画凤,在温柔梦中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 然天妒红颜,富春突然染病。众姐妹一时纷纷忙乱,百般延医,但富春依然日重一日,不久仙逝,嫣娘夫妻情深,自然悲痛不已。郑氏为解嫣娘的痛苦,又为其续娶为他不时思念的引香、拾香姐妹。慢慢的嫣娘的不快解开,引香于归后,力劝嫣娘不可在众姐妹身上过分用情,耽误了韶华,影响前程。嫣娘明白她的话有理,但与自己的素志不合,想自己用情至深,只愿与诸女相伴厮守,而那些功名富贵只是污浊粪土,岂可与清洁女儿相比,因此心里总觉不愉快,竟因而染上疾病。躺在床上,做了一梦,梦见一和尚,对其言色即空,空即是色,嫣娘顿然醒悟,于是一改往日沉迷女色,只知痴情,而与诸女啸月嘲风,优游自乐,别号大觉先生。

古典小说 吴贻棠

野火春风斗古城

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是一部描写我党地下工作者的生活和斗争的长篇小说。小说描写的故事发生在1943年冬天,地点是敌伪占领下的省城(即河北保定市)。当时抗日战争处于极艰难复杂的时刻,在上级党的委派下,地区团队政委兼县委书记杨晓冬,以失业市民的身分打入敌占区,作地下工作。同时上级指派城郊武工队梁队长为杨晓冬的外线配合者,共产党员金环为外线交通员。内线力量是高氏叔侄和金环的妹妹银环。高老先生是伪省政府的参议,他侄子高自萍在伪市政府任职,银环是市立第三医院的护士。上级还指示杨晓冬动员自己的母亲做地下交通员。杨晓冬在金环的掩护下闯进省城内,并偶然碰到老战友老韩的儿女韩燕来和他妹妹,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后,就在他们这里住了下来。不久,通过银环的关系,杨晓冬在高宅与高目萍相见,首先谈了自己无合法证件,请内线同志掩护的要求。高自萍态度冷漠,想让杨晓冬先回去。杨晓冬又告诉他近来敌人严密封锁交通要道,组织上想从内部开通一条交通路线,护送同志过路,并托高自萍来做这件事。高自萍脸上不满意,并大发牢骚,埋怨组织没有重用他。还说他与叔父正在放长线钓大鱼,待大鱼上钩后,一声令下,省城四门大开,可让解放区军民排着队开进城来。杨晓冬抑制内心的激愤,离开了高家,与银环来到万家楼东口,被早已等在那里的韩燕来用三轮车接走。高自萍一夜没睡好觉,埋怨银环不该贸然领着杨晓冬到家里来,又觉得自己对杨晓冬这位新来的上级有失检点,决定设法弥补一下。恰巧伪省长吴赞东新兼任警备司令,商会在省城大戏院唱戏祝贺,送给高参议两张戏票。高参议因病不能去,高自萍以为这是个好机会,就让银环请杨晓冬见面。杨晓冬按约定的时间来到戏院,高自萍一反常态,殷勤地与晓冬交谈,说今天一则让晓冬散散心,再则也可看一下这个地区的敌伪上层人物。不一会儿,伪省长吴赞东、日本顾问团的总顾问多田、伪治安军集团军司令高大成及其手下的几个团长都到了,但是由于敌人内部的种种矛盾,日本人走了,高大成也愤愤而去。杨晓冬把高自萍带到休息室外面的平台上,让他细谈他们叔侄的工作,他才说出要策反吴赞东的事。杨晓冬告诉他要保持清醒头脑,不要对吴赞东寄予厚望。高自萍不以为然,但在谈到护送同志过路的事时,他交给晓冬一枚市政府的铜质证章,说:“路西是治安军的防地,比日本军好说些。带上它,在一般情况下,能顶用。”杨晓冬接过证章,辞别高自萍,回到韩燕来家。杨晓冬接到上级指示,要把隐藏在路东的两位病弱的负责同志,设法在日内送到路西。

当代小说 李英儒

声明:本书库作品凡未注明原创均收集于网络,如果您发现有作品侵犯您的个人权益,请与站长联系,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。联系QQ:137913216

( 冀ICP备14009502号-11 )
返回顶部